Avatar Nothing

盤點日語中那些奇怪發音

Japanese Phonetics

注意:本頁面包含語音學符號,部分作業系統及瀏覽器需要特殊字母與符號支援才能正確顯示,否則可能出現亂碼、問號、空格等其它符號。


對自學日語的人來說,假名對應的羅馬字(注:本文羅馬字均指「平文式羅馬字」,又稱「黑本式羅馬字」)是必修項。但大多數教科書對羅馬字只是稍有提及,許多人就照著羅馬字來念假名。雖然這樣念也沒問題(平文式的還沒啥,另外的就另說了),可以讓別人理解你所說的話,但如果是正宗的日語發音,按羅馬字念就有問題了。於是不妨來看看那些與羅馬字不同的發音。


撥音:ん?

羅馬字是「n」,但打字時有時需要打「nn」的「ん」,其實有六個發音。

1. 小舌鼻音 [ɴ]

後不接字時發此音。用舌根抵住小舌發音,氣流從鼻子出來。 例:? にほ(日本)[niho̞ɴ]

2. 雙唇鼻音 [m]

バ行、パ行和マ行前面發此音。可以類比漢語的 m。(這樣比說什麼發音部位的清楚多了) 例:さぱい(参拝)[sampai]

3. 齒齦鼻音 [n]

タ行(除了ち、つ)、ダ行(除了ぢ、づ)、ナ行(除了に)、ラ行前面,可以類比漢語的 n 。 例:かたん(簡単)[kantaɴ]

4. 硬顎鼻音 [ɲ]

に的前面發此音。用舌中間抵住硬顎阻擋氣流發音,氣流從鼻子溢出。 例:さにん(三人)[saɲniɴ]

5. 軟齶鼻音 [ŋ]

接在ア段、イ段、エ段後面且在カ行、ガ行、ザ行、ち、つ、ぢ、づ的前面發此音,可以參考英語和漢語裡面 ng 的發音。 例:けご(言語)[keŋgo]

6. 鼻化元音 [◌̃]

ア行、サ行、ハ行、ヤ行、ワ行前面時,與鼻音不同,ん的發音會變成其前面的假名元音的鼻化音,此時不必像鼻音一樣完全阻斷口腔中的氣流。可以參考漢語(特別是北方的普通話)中的鼻化音,或者讀一些詞:
いち [keẽit͡ɕi]  てさい(天才)[teẽsai]

是不是口腔內並沒有鼻音那樣完全閉塞的感覺。


那些不走尋常路的假名

在前面你可能注意到了一些特別的假名,像「ち」「し」這些好理解,因為在羅馬字上已經有不同了。相信你也會注意到「に」,但它在羅馬字標註上與其所在行並無不同。這裡我們來看看這些假名。

1. サ行、ザ行

日語的 / s /, / z / 音位,後接硬顎近音 / j / 和前高元音 / i / 時,分別顎音化成 [ɕ], [ʑ](或 [dʑ])這兩個音位變體。 (Wikipedia)

看上去很複雜。其實就是「し」因為 / i / 的原因,由「si」(音 [si])變成了「shi」(音 [ɕi])。同理「じ」由「zi」(音 [zi])變成了「ji」(音 [ʑi] 或 [dʑi])。而 / j / 是指拗音,所以該行對應的拗音也遵守該規則。 這在語音學上稱為顎化作用。下文中與硬顎相關的語音變化也是如此。

與英文中「sh」組合發 [ʃ],漢語中發 [ʂ] 不同,日語中的是 [ɕ](清齦顎擦音),類比漢語中「x」的音。 [ʑ] 是濁齦顎擦音,發音時候舌面前部抬起,讓氣流通過舌面前部發出摩擦的聲音。如果不好發音,就在 [ɕ] 的基礎上震動聲帶,它們ㄧ清一濁成對。但「じ」的發音多為 [dʑi],[dʑ] 是濁齦顎塞擦音,像 [dz] 那樣在 [ʑ] 裡面帶上 [d] 就好了。

如引用所述,在拗音中也如此,Wikipedia 中範例如下:
シャボン(肥皂) /sjaboɴ/ → /ɕaboɴ/ → [ɕabõɴ]

2. タ行、ダ行

其實與サ行和ザ行一樣,但這次ウ段也攪和進來了

日語的 / t /, / d / 音位,後接硬顎近音 / j / 和前高元音 / i / 時,分別顎音化並塞擦音化成 [t̠͡ɕ], [d̠͡ʑ] 這兩個音位變體。

日語的 / t /, / d / 音位,後接後高元音 / ɯ / 時,分別塞擦音化成 [t͡s], [d͡z] 這兩個音位變體。 (Wikipedia)

第二點中的變化,在語音學中稱為弱化作用。弱化作用的音會由一個強勢音轉為一個弱勢音,比如由塞音轉弱為鼻塞音、擦音或塞擦音。

引用其實就是指「た」、「だ」、「ち」、「ぢ」的發音。 / ɯ / 後面會提到,就是「う」的發音。 有上面「じ」的解釋,這裡這些合音的發音就不標明了。音標上面的弧形只是連字符,有無並沒有差別。只是引用來源 Wikipedia 是這樣用的。

於是乎你可以看到「じ」與「ぢ」一般是同發音的([dʑi]),但「ず」([zɯ])與「づ」([dzɯ])嚴格來說是不一樣的。不過現代日語不做區分,請儘管讀成一樣的。這是現代日語中這兩種音的中立化,這裡不做過多闡述,詳細可以搜尋新假名。一般只需要知道「新假名」的拼寫改革主張將「ぢ」「づ」分別改寫成「じ」「ず」,以反映當時的語音狀況。這也是後兩者更常見的原因。

3. ハ行

首先看段歷史:

十七世紀時的記載為「fa, fi, fu, fe, fo」,由此推測現在的 [h] 是由清雙唇擦音 [ɸ] 去口音化來的。甚至從方言上可推測在某個時點或之前,[ɸ] 是從清雙唇塞音 [p] 擦音化來的。

注:有 [ɸ] 的發音的語言較少,許多母語沒有這個音的人會把它讀作清唇齒擦音 / f /。

到現在,只剩下「ふ」([ɸɯ])是這樣發音。[ɸ] 通過讓氣流經過雙唇間的狹長通道而發音。與讓下唇接觸上齒的 [ f ] 不同但相似。 還有一個「ひ」,它是受顎化作用影響而發音變為 [çi]。[ç] 是清硬顎擦音,發音時候舌面中部擡起,氣流通過舌面中部發出摩擦的聲音。

4. 另類的「に」

「に」的「n」,可以正常地發 [n],這也是它的正常讀法。但在拗音時,它會受顎化作用影響。部分資料會標成 [nʲ],等同於硬顎鼻音 [ɲ]。

5. 一萬個人有一萬個「ガギグゲゴ」

好了小標題太誇張了,但ガ行假名如果出現在非字首,會出現一些複雜的情況。

在字首時,人們大多發濁軟顎塞音 [g],而不是 [ŋ](鼻濁音)
例:がっこう(学校)[gakːou]


非字首時:

A: 大多數人自由使用 [g] 和 [ŋ]

B: 也有大部分人只使用 [ŋ] (但會在合成詞中間時使用 [g])

C: 部分人只使用 [g]


對 B 來說,有些羅馬字相同的詞有著不同的發音。 但無論如何,鼻濁音的使用在非字首是任意的。東京的年輕人現在也不常發鼻濁音,且鼻濁音只存在於東部方言。如果你不需要播音員一般的發音,鼻濁音只是一個可選項。

在口語中,[g] 有時會被弱化成濁軟顎擦音 [ɣ]。當說話人語速很快時會弱化成這個音。與 [g] 相比,它們的發音都需要舌根抵住軟齶,但 [ɣ] 的特點是不閉塞。如果你不能理解,可以嘗試發出它的清音 [x](該音可以類別漢語拼音的「h」),再嘗試震動聲帶。


元音也來了?

筆者了解過一些瑞典語的發音(被瑞典語的元音搞死的我),覺得日語只有五個元音甚是親切。但已經被瑞典語那十六個元音搞死了一次,於是覺得日語中肯定有點詐,然後去查了一下⋯⋯(其實也沒啥,就是都是「次」的,意思就是夾在中間,可以看看元音的音標表)

1. うん…

「u」發音時兩唇靠近,不能像 [u] 一樣圓唇或像兩邊張得像 [ɯ] 一樣。 因為沒有專門用來描述扁唇的IPA符號,圓母音和符加符號 [u͍] 是這個音的一種標記法。

(其實因為書上都有,基本不會發成 [u],倒是有時會變成 [ɯ] ) [ɯ] 是閉後不圓唇元音,「う」發音比它開一點,圓一點,前一點。

2. おっふ〜

舌頭要壓低,嘴唇要固定

「お」很像中後圓唇元音 [o̞]「中」指元音高度介於開元音和閉元音,「後」指舌位),但發音沒那麼後。

3. ええと、稍稍提下⋯

「え」靠近中前不圓唇元音 [e̞],但偏後一點點點點。


發音表(可能需要亮色背景)↓
Alt



我承認最後不是有點水
因為每一種語言的元音都不可能完全對應標準音。

總之,語言是給人用的,無論你說得有多好,但如果別人不理解,語音再好也沒用。 話雖如此,我還是希望這些語音總結可以幫到你。


在撥音那。如果你說得好的話,你會感覺這些發音是很自然的。因為口形要對上,不然語音上的突然一個轉變會使得這個語音變得很奇怪。
以英語的複數形式為例好了:

以 s, sh, ch, x 结尾的词在词尾加「es」,读 [iz]

這是小學內容。
如果你還在高中,可能在語法填空有這樣一道題:_____ (stomach)
(是的,很多人想也不想填了「stomaches」,我也是其中一個)
但為什麼它是 stomachs?
因為「ch」在這裡發音是 [k],不是[tʃ]。[kiz] 不如 [tʃiz] 順口。

一個標準的發音反而對學習有促進作用的樣子


因個人能力及時間問題,本文可能有缺漏或錯誤之處。請各位讀者們提出並指正,鄙人感激不盡。